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最後一人

杀人游戏 十九.第一次审判开始

最後一人 松果不是果 4576 2020-05-03 11:16

  

  门后是一条向上的楼梯,一直向上,不知道有多高,走了很久,才走到了尽头。

“这是哪里?”夏如萍敲了敲尽头的门。“这城堡中也太过复杂了吧?这怎么又出来一扇门?”

“不要慌...”老石慢慢的抚在了门上,侧耳听着里面的情况。“这后面没什么声音,你们退后,让我来试试...”

开门这本事是他和狱里一个犯人学的,锁王的本事可不是盖的,虽然他也没有完全领悟,但普普通通的门他还是得心应手。

这扇门相比较下面的那些要稍微困难一些,但基本上都大同小异,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门打开的那刻,眼前的情景瞬间进入他们眼中。

这是一个还算宽敞的房间,里面以红色调为主,房间中的墙上挂着一些壁画,不过大多数风格都是以血腥暴力为主,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地毯,吊灯,还有壁纸都覆盖着大红色,房间的正中间放着一个圆形转桌,桌子旁刚刚好放着十一个椅子,椅子上还挂着他们每一个的照片。

不过照片上并不一样,有的照片上被划上了红叉,这意味着什么,他们不用想也知道。

而他们想要找的陈晓,此时正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静静的坐着,似乎正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陈晓!你怎么在这里?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了你好久!”

陈晓转头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嘴角不自然的翘起。

“让你们担心了,赶快落座吧,我已经等你们好久了...”

众人都看出了陈晓有些不对劲,但都把话憋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

诡异的房间,再加上一个满脸笑容的诡异男人,无论是谁,可能都会心生胆怯。

众人都已落座,并且坐到了对应的位置上,看着那些空着的座位,还有上面画着红叉的照片,那种渗入骨髓的冰冷变得更加的剧烈,不停的让人打着冷颤,甚至比那个冰窖还要厉害。

老石也发现了陈晓的不自然还有奇怪,同时他也发现了晓凌的尸体不在这里,估计是被他放到了什么地方。

“陈晓,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老石紧紧的盯着陈晓,语气平和。“还有晓凌的尸体,你放到哪了?”

“尸体我放到她的房间了,而这个地方...”陈晓转头看了看周围,微微一笑。“是我偶然间发现的,我来到这里时,房门是开着的,但当我进来时,他就迅速关上了,看起来这里应该是个受控制的房间...”

众人迅速抬头看向屋顶,的确在这房间的四周发现了几个监视器,这说明那个神秘人可能也在看着他们。

不过,并没有任何声音传过来,这也让他们的心放下了一些。

“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个房间又有什么意义呢?”小文轻声问道。

“我猜,这里应该就是那个审判模式的房间了...”老石缓缓说道。“这里的装饰,还有贴着照片的椅子,这些无疑都说明了问题!”

众人点了点头,都赞同了老石的说法。

此时,房间中只剩下了六个人,一号艾丽,二号小文,三号夏如萍,四号田成明,五号老石,还有七号陈晓。

史密斯生死不明,不过他所在的椅子上并没有划上痕迹,可能是还没有遇害。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经过了一周多的煎熬,他们都已经身心俱疲,看谁都有种是卧底的感觉。

但是这里总会有人会忍不住开口说话,而这次,这个人就是最早来到这里的陈晓。

“既然大家都来到这里了,那我们就开始进行审判模式吧?这个大好的机会,我们可不能错过对吧?”

“你说什么呢?!”田成明大声吼道。“你还真想听那个声音的话,玩什么游戏啊?可别闹了!”

“都到现在了,你还不愿意认清现实吗?”陈晓的头慢慢低下,双手放在桌子上不停绕着手指,眼睛抬起来阴沉的看着对面的田成明。“这个游戏你不玩是不行的,如果我们再不找出卧底的话,那么只会有更多的人白白死去!”

“你,是想成为下一个吗?”

陈晓的话让田成明赶忙闭上了嘴,在场的其他人也是识相的人,他的话也不是不无道理,现在已经死了四个人,失踪了一个,局势十分严峻,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卧底不是已经找到了吗?”艾丽双臂环抱,媚眼微睁。“那个史密斯已经畏罪潜逃了,我们还有什么讨论的必要吗?”

老石心里十分明白,史密斯很有可能也是个替罪羊,但还没等他说话,旁边的陈晓就开口说道。

“其实...史密斯早就已经死了...”

陈晓轻轻扭动身子,看向史密斯的座椅,微微一笑。

“在他走廊的房间中,我发现了他的尸体,被一刀刺中心脏,而且,他的两只眼睛也受了伤,眼球不知道去了哪里?”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史密斯也死了?那到底谁是卧底?他们都是一脸惊愕的表情,甚至有的已经快要崩溃。

“我撑不住了...我要离开这里!”

艾丽猛的站了起来,已经是女明星的她,其实也才20多岁,内心的承受能力还是小孩子的水平,能撑到现在已经十分不错。

但是当她来到门前的时候,却发现刚才打开的门已经被牢牢锁住,根本推不开。

“门怎么关上了?!快给我打开!”

除了陈晓的其他人赶忙上前查看,发现确实如此,而且,这是一个十分精密的反向锁,也就是说,这个门只能从外面打开,不能从里面的打开。

一旦锁住,就意味着里面的人,没有钥匙根本就出不去!

惊恐在众人之间徘徊,尖叫声不绝于耳,老石手中的发卡也没有用武之地,被他扔到了一边。

“该死!”

老石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如果按照陈晓刚才说过的话,史密斯也死了的话,那么外面应该就已经没有活人了,那么他们想要主动出去的几率就只剩下0。

而目前,他们也只能乖乖的待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转机。

“大家不要慌...”陈晓一边笑着,一边站了起来,来到了房间的一侧。“只要我们完成了审判,那个门自然就会打开,我们也就能顺理成章的出去了!”

红色的光照在陈晓的脸上,感觉多了一丝恐惧和诡异感,而他此时站到了一张壁画下方。

这是一张油画,画中的装饰和这个房间基本一致,也是红色的风格,中间的圆桌,同时也有几个人坐在桌旁。

但是他们的表情无不显露出邪恶的笑容,手中无不拿着一把锋利的尖刀,想要刺向身旁的人。

“开始审判吧!”陈晓低声吼道。“只有快一步找到卧底,我们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陈晓猛的一拽那副油画,将它拉了下来,而在它后面,有着一个暗格,里面放着一个小盒子。

拿出小盒子,陈晓轻轻的把他放在了桌子上,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十把刀,和油画中的人拿的刀如出一辙。

除了刀,还有一沓卡片,和几支笔,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众人此时都已经围了过来,站在桌子旁看着陈晓面前的那些东西,不知所措。

“陈晓,这是什么?你怎么发现他们的?”

“在你们没来之前,我又听到了那个声音...”陈晓慢慢的拿起了一把尖刀,微微一笑。“是他告诉我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