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秦少,你也太可爱了

第七百二十二章 纷争

秦少,你也太可爱了 橙新月 4868 2020-05-03 11:16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降低到了冰点,赵敏俐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她察觉到廖远青与以往不同的心情,也很平静地反问:“你什么意思?有话可以直说。”

“我是来跟你分手的。”廖远青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但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他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但与此同时,他心底也生出一种轻松的感觉,就好像这样就可以卸下负担似的。

没有解释跟质疑,廖远青把这个冲动之下的决定说得像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想法一样,他给自己找了很合适的借口:“我们在一起根本就没意义。”

赵敏俐眼前有过一瞬间的恍惚,她的手指捏着旁边韩九送来过的纸条,完全不知该怎么样是好,给还是不给?说还不是不说?

最终也没有做出决定,赵敏俐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她只是说:“那好吧。”

这副样子实在是太若无其事也太置身事外,以至于廖远青见了,还以为她是早有此意,也是硬起心肠,将原本准备好的台阶给一脚踢开了,他说:“好自为之吧。”

并没有注意到廖远青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赵敏俐过去很久之后才回过身来。

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那份请韩九帮忙才弄到的文件然后撕个粉碎,赵敏俐将它丢进垃圾桶,然后重新专心于工作,可不知怎的,她无论如何都找不回之前的状态了。

就这样好容易才捱到下班,赵敏俐第一时间去找到了程橙:“你晚上有空么?”

“可以有也可以没有。”程橙若有所思地看着赵敏俐,她今晚原本是跟秦彦说好了一起去看电影的,但是如果赵敏俐需要帮忙的话,她就决定还是以朋友为先。

“没什么事,你没空的话,我自己去消遣也可以。”赵敏俐装作不经意的模样,她偏过头擦了擦眼里的水光,然后强撑着说:“我恢复单身了,而且是被甩,这还真是头一遭呢。”

没有忽视赵敏俐自嘲底下掩饰着的悲痛,程橙叹了口气,决定就再当一回红娘。

跟赵敏俐一起去了酒吧,程橙捧着一杯白水听赵敏俐诉苦,然后敏锐地抓住了一直被她们忽略着的盲点,那就是廖远青突然变脸的原因。

程橙先是问:“廖远青之前有过要跟你分手的意思么?”

赵敏俐已经有了七分醉意,当即把玻璃杯往桌子上用力一摔,然后气愤道:“他恐怕是后悔了吧,以前的日子多么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结果现在为了我什么都没了。”

“其实,廖远青未必是那样的人。”程橙从听到赵敏俐说她拜托韩九之后就隐隐梳理出了事情的发展过程,只是害怕会给赵敏俐造成负担,所以不便直说,只好旁敲侧击地开解醉酒的赵敏俐。

这一聊就聊到了深夜,程橙无可奈何地把烂醉如泥地赵敏俐扶起来,并且给秦彦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

把电影票给了助理的秦彦对于错过约会这件事郁闷非常,直到把赵敏俐送回家,都还在耿耿于怀,直到程橙主动出言哄他,才缓和了态度,询问赵敏俐是怎么一回事,最后他若有所思地建议到:“既然问题又是在韩九那边,不如你借口团建,让赵敏俐认清现实算了。”

秦彦的想法虽然对赵敏俐而言有些残忍,但却是切实有效的,足以让她认识到心里的人到底是廖远青还是韩九。

听取了秦彦的意见,程橙特意给全公司放一天假,组织了一次去风景区度假村野餐的团建。

赵敏俐原本是不想去的,她现在完全是在借着工作来麻痹自己,几乎成了工作狂模样。

然而,程橙软磨硬泡,终于还是在团建当天把赵敏俐一起给带去了,她坚持说放松也是工作的一种,让赵敏俐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因为是福利团建,程橙是允许员工带家属一起来参加活动的,人事部发的自然也是套票。

韩九在这方面并不跟程橙客气,直接就携家属——林小小一起到场,其他同事对他们的事情早有耳闻,见状纷纷称赞他们夫妻恩爱,更有甚者不住地打听八卦,你一句我一句地把他们俩变成了话题的中心。

若是放在以前,赵敏俐心里一定会很不是滋味,不酸楚上半天不算完,但这一次有廖远青的事情在前面困绕着她,她也没心思想这些了。

掰着指头数了一下日子,赵敏俐心道:原来已经这么多天没见过面了。

原先天天待在一起的时候,她没觉得看不到廖远青这么难熬,恨不能赶紧将廖远青甩掉,好多些独处的时间,现在才这么几天没在一起,她就已经觉得很难过了。

不知是不是过度思念产生的幻觉,赵敏俐远远望见了廖远青,她先是一愣,随后不由自主地往那边走了一步,这才意识到那压根不是幻觉,而是廖远青真得出现在了赵敏俐他们聚会的场所。

这是巧合么?她不由自主地想,觉得这真是上天开的一个大玩笑,并且还是冷笑话。

与此同时,廖远青也注意到了赵敏俐,他克制住走过去的欲望,想要转身就走,却猝不及防地瞧见了从另一边走过来的韩九和林小小。

韩九跟林小小应当是刚从花园里游玩回来,他们穿的是情侣款衬衫,看起来异常登对。

已婚的夫妻堂堂正正地亲近,自然也就不介意在众人面前有什么亲昵的动作,他们手牵着手给众人撒狗粮,很是亲亲热热地说着什么些有趣的话题。

对此,赵敏俐没什么反应,可廖远青却是沉默着走了过去,他像是在蓄力。

韩九同廖远青有过一面之缘,见他向自己走过来,只当他是个普普通通的熟人,抬手就同他打招呼,孰料廖远青二话不说就挥拳打向了韩九。

那一拳是冲着韩九的脸去的,可以说是稳准狠,直接就打得韩九向后摔过去。

一旁的林小小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连忙扶住韩九,然后对着廖远青怒目而视,她身材娇小,但挡在韩九面前的模样气势还是很足:“你怎么能打人?保安呢!快叫保安!”

“等一下!”赵敏俐见事态要往糟糕的方向发展,连忙上前把两边的人分开。

韩九跟林小小完全处于状况外,前者因为无缘无故地挨了打,原本可以说是愤怒无比,但他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挨这一拳,所以在赵敏俐过来试图解释并且将廖远青拉走的时候,还是茫然地离开了。

相比之下,林小小就激动了许多,直到被赵敏俐使劲浑身解数劝走才消停,她无法容忍有人在自己面前殴打韩九。

不想在人前引起骚动,赵敏俐低声对廖远青斥责道:“你闹够了没有?”

“看来你们过得还不错。”廖远青意有所指,似乎是在怀疑她跟自己分手之后,就迫不及待地跟韩九发展婚外情了。

赵敏俐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不愿意解释也懒得解释,所以冷哼了一声。

等到程橙从韩九那边赶过来的时候,赵敏俐跟廖远青已经又因为一言不合所以一拍两散了,他们俩分开的时候,彼此心底都有不舍,奈何回头的时机恰好错开,结果就是谁也没能够感受到谁的心意。

一见程橙就先问韩九的情况,赵敏俐生怕她又要跟自己谈廖远青的情况,所以选择先发制人,希望能这样把程橙的疑问堵回去。

然而,程橙偏偏要更关心这个赵敏俐要逃避的问题:“你跟廖远青怎么回事?”

“我好不容易才把他们给劝开,结果你怎么就只关心他呢,被打的可是我们公司的员工诶,你应该更关心韩九才对吧。”赵敏俐仍旧试图岔开话题。

程橙目光如炬:“我当然更在意韩九的脑子有没有被打坏,以后还能不能工作,但问题是你也是这么想的么?”

或许是因为这双眼睛实在是太锐利,赵敏俐不自在地偏过头去,她害怕自己会被看穿。

这场原本是为了给赵敏俐打开心结的团建活动最终是不欢而散,程橙知道她心里必然不是滋味,所以很是放心不下地跟她一起回了家,后来两人一起聊天聊到很晚,她索性就在赵敏俐家留宿。

从酒柜里取了一瓶红酒出来,赵敏俐坐在吧台前给程橙跟自己各倒了一杯,然后便你干杯我随意地一饮而尽,她原本是想借着酒劲跟程橙好好发一番关于廖远青的牢骚的,却不成想落地窗的玻璃那边突然传来响声。

顿时警惕起来,程橙的神经都绷紧了,她低声问赵敏俐:“要不要报警?可能是有贼。”

摇了摇头,赵敏俐解释到:“不会,这里治安一向很不错,可能是什么小动物吧,我去看看。”

然而,程橙的动作比赵敏俐更快一步,她已经走到阳台上,然后大着胆子一把拉开窗帘,结果却是意料之外地看到了廖远青的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