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悍妃来袭:本宫要出家

第四百一十九章 慢性毒?滑胎?

  

  只见杨子矜这时突然想起这么些天,身体不舒服,先前还想着,回东陵后让刘叔瞧瞧,现在遇到了刘叔,便想着让其查看一下。

继而杨子矜便对刘叔说道,“刘叔,我这些时日,老是有饱腹的感觉,而且偶然之间还会呕吐,小腹也会感觉到些许疼痛,对了,还有几次,胸口也出现短暂的难受。”

听到杨子矜这么说刘叔这时眉头微微皱起,随即坐直身子,看着杨子矜问道,“出现这种状况有多久了?”

“半月有余,不过胸口难受的话也就是这几天才发生的。”杨子矜这时略略想了一下,继而便对刘叔说着。

刘叔听后点了点头,继而说道,“把手伸过来。”

随即,杨子矜便将右手伸了过去。

刘叔便开始为其把着脉。

片刻后,只见刘叔看了她一眼,继而眉头微微皱起。

见状,杨子矜看着刘叔问道,“怎么了?”

只见刘叔这时并没有回应杨子矜,继而用手将杨子矜的眼睛翻开查看着。

片刻后,刘叔点了点头。

“到底怎么了刘叔?”看着刘叔现在的样子,杨子矜心中不由犯怵,这是怎么了?她不会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

刘叔这时看着杨子矜说道,“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刘叔,你就不早再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听到刘叔这么问她,杨子矜不由说着。

只见刘叔这时叹了一口气,随即说着,“好消息就是你有喜了。”

“什么?我有……我有喜了?”刘叔话音刚落,杨子矜便大声叫着,随即小声问道。

只见刘叔这时点了点头。

杨子矜这时不由将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怎么感觉像是做梦一般!

这个孩子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吧,本想着此行回去,她便休夫。

想到这里,杨子继而看着刘叔,试探性的问道,“那坏消息是什么?”

“坏消息就是,你被人下毒了。”刘叔这时告诉杨子矜。

杨子矜听后,更是一脸懵,她中毒了?怎么可能?这些时日她又没有吃过什么东西。

只见刘叔这时接着说道,“这毒是慢性毒药,初步判定,这种毒药可以通过触摸或者从鼻子吸入所得,身体内的毒性不大,不过若是没有及时发现,时间久了,还是会有性命之忧的。”

听到刘叔这么说那便是此毒有解。

继而杨子矜便赶紧问道,“刘叔,这毒怎么解?”

“现在你身上有喜了,自是不能用药物,这第一种办法便是拖着,等到你生产后再治,不过危险相对来说会大一些。”刘叔这时说着。

见刘叔停下,继而杨子矜便又问道,“那另一种办法呢?”

“另一种办法便是,我现在寻找的。”刘叔这时叹了一口气,随即说着。

刘叔话音刚落,随机杨子矜便说道,“雪莲?”

“不错,这种慢性毒,可以用雪莲抑制住。”刘叔这时点了点头,继而说着。

杨子矜听到这里,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听刘叔这么说,看来这毒极有可能是北陵皇帝所下。

当初在雪来居,那侍卫说炎极也给她准备了礼物,而且还让她打开看看,想到这里,杨子矜不由确定,就是那个时候她中了毒。

想到这里,杨子矜这时对刘叔说道,“刘叔,我身上有毒还有害喜一事还望刘叔保密。”

“嗯,不过你要时刻注意,从刚才的脉象来看,并不乐观,有滑胎的迹象,你要时刻注意,若是累了便休息,不能逞强。”刘叔应着,继而叮嘱到杨子矜。

杨子矜听后这时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多谢刘叔。”

只见刘叔这时对杨子矜摆了摆手,便又靠在药箱上睡了过去。

杨子矜看了看,随即便站起来,向一旁走去。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怎么就这么有喜了,想到这里,杨子矜这时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继而闭着眼睛轻声说道,“孩子,对不起你,本来为娘该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可你爹太过分,娘容忍不了,休书我是写定了,不过你放心,等你生下来后,娘一定会让你有一个开心的童年。”

正在这时,一旁的江微走了过来,随即说道,“夫人,你怎么一个人到这里了。”

“想一些事情。”杨子矜这时转过头对江微说道。

继而江微又说道,“夫人,那边烤了狼肉,过去吃一些吧。”

杨子矜听后,正想拒绝,突然想到自己肚子中的小生命,这几天她都没有好好吃东西,现在正是要补充营养的时候。

随即杨子矜便点了点头,“嗯,走吧。”

说着,便同江微走了去。

而此时的炎灵君已经清醒过来,炎洛同阮以恩在其身旁守着。

冰屋这时已经挖好,随即炎洛便让人将炎灵君抬了进去。

杨子矜走向前,便问道一股肉的香味,自从上了雪山,可是好久没有尝过肉的味道了。

正在烤雪狼肉的裴默宁,这时拿起一只狼腿,继而递给杨子矜,“快些吃吧,这些天都饿瘦了。”

“谢谢大哥。”杨子矜笑了笑,继而将狼腿接了过来。

随即杨子矜看了看还靠在药箱上睡的刘叔,眉头不由微微一皱,继而便拿着狼腿走了过去。

“刘叔,刘叔……”杨子矜这时叫着。

连叫了几声,还是没能将刘叔叫醒,随即杨子矜便蹲下来,从烤好的狼腿上撕下来一块肉放到刘叔下面,来回晃动着。

果然,刘叔不谋猛嗅几口,随即睁开了眼睛。

看见杨子矜手中拿着的狼腿,刘叔不由猛的坐起来,从杨子矜手上抢了过来,便开始大口咬着。

随即一脸满足的看着杨子矜,“好久没有这么大口痛快的吃肉了,来,这块给你。”

说着,刘叔从狼腿上扯下来一块肉递给杨子矜。

杨子矜笑了笑,继而将肉接了过来,随即说着,“刘叔,你慢着吃,那边还有好多呢。”

“嗯嗯,吃吃。”刘叔这时只顾埋头吃着。

看到刘叔这样,杨子矜不由轻笑起来,随即便将狼肉送到嘴中。

确实是香!

待大家都吃饱喝足后,裴默宁几人便又过去帮忙挖起冰屋来。

而这时炎洛同阮以恩这时向刘叔这边走来。

“姨母。”杨子矜这时起身叫着。

炎洛笑着点了点头,继而看着刘叔说道,“老伯,多谢你出手相救。”

“小意思,小意思。”刘叔这时摆了摆手,继而说着。

炎洛这时看了看阮以恩,随即阮以恩便说道,“老伯,待出了极寒山,老伯想要什么我们便会满足。”

“是吗?我想要天,你能给我取下来?”阮以恩话音刚落,随即刘叔白了他一眼说道。

听到刘叔这么说,阮以恩不由眉头微微皱起,继而说着,“这……”

“我老头子行医不是为了什么,今日就算遇到别人,我也是会救!”刘叔这时不禁有些生气,觉得他们这是在侮辱他的医术,随即大声说道。

见状,一旁的杨子矜赶紧打着圆场,“姨母,刘叔云游四方,钻研医术,为很多人治过病,从未要过报酬。”

“原来是这样,是我们冒昧了,老伯是要上山做什么?我看你只身一人,不如同我们一起如何,这样也有个照应。”炎洛听后,这时赶紧说道。

只见刘叔这时冷哼一声,将头别了过去。

杨子矜这时看着刘叔说着,“刘叔,姨母她们也没有别的意思……”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刘叔这时说着,继而向一旁的冰屋走了过去。

见状,炎洛同阮以恩不由互相看了看,继而炎洛看着杨子矜说道,“倾城,你看这……我们也不是这个意思。”

“姨母,你们也不必放在心上,我认识刘叔多年,他脾气一向古怪,过一会儿便好了。”杨子矜这时笑着对炎洛说道。

炎洛听后继而问道,“不过,倾城还是多去帮我们说说,毕竟他救了郡王。”

“嗯,姨母放心吧,就交给我好了。”杨子矜这时笑了笑,随即说着。

炎洛这才点了点头,继而对杨子矜说道“嗯就交给你了,我去看看郡王现在如何了。”

“好。”杨子矜这时应着。

继而炎洛同阮以恩便向灵君所在的冰屋走去。

杨子矜这时叹了一口气,随即也前去找刘叔。

刘叔的脾气秉性她知道,喜欢钻牛角尖,若是不理他,过会儿便好,杨子矜进去后并没有过多的说什么。

天色渐黑。

硕凌正走着,突然停了下来,随即回头看向莫离,随即说道,“有没有闻到一股血腥味?”

“好像是从那边吹过来的。”莫离这时点了点头指向一旁。

看到莫离指向的方向,硕凌便加快脚步向那边走去。

再走进一些时,莫离这时对硕凌说道,“侯爷,这闻起来不像是人血。”

“先去查看一下。”硕凌自然也是闻出来了,这时他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随即二人继续向那边走去。

只见血地上躺着几匹雪狼的尸体,而且还有几张雪狼皮。

看到这里,硕凌不由蹲下来,继而开始看了起来,看样子这狼皮才扒下来不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