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行医问缘

第八十八章 两难

行医问缘 溯烟上 4008 2020-05-03 11:16

  

  辰逸的话说的委婉,但我却一下子反应过来“你在查我?”

“然儿,我……”

还有,这件事又和阿楚有什么关系,为何突然要提起她呢。

但对于我十二年前为何会来到陈家村这件事,相关记忆在我脑中却始终只有模糊而残缺的影子。

不过,骤然知晓自己喜欢的男子居然一直对自己有所怀疑,甚至还在偷偷摸摸查自己的底细,无论出于什么动机,都让我难过得紧。

“那顾将军查到了什么,可以跟我说说吗?”我冷笑道“让我看看我这里能对上多少。”

“然儿,你别急,我并非心存歹意。”辰逸注意到我的神情,忙道“只是之前回京路上,你提到的端亲王乃官家胞弟,且人品贵重,从无过失。”

“我见你那时竟因他有些失态,唯恐你因此伤及自己才出此下策,然儿,对不住了。”

“不必道歉,不过你告诉我,你是唯恐我伤及自己,还是唯恐我伤及你的好表叔,还是怕我把你们整个顾家拖下水?!”我这话说得极为尖锐。

“沈姑娘莫这么说!”顾烨与顾家其他公子皆站在后头看着,顾辰达性急,见我如此,也顾不上管虎视眈眈的顾烨,替他的四哥说起话来“四哥他……他的确是在乎你的,今日金銮殿上还不惜得罪了曹宇那个火药筒子……”

脑中名为理智的弦“砰”地一声断了。

我定定地看着辰逸“这么说来,你觉得得罪曹宇这件事是我害的你吗?”

辰逸忙道“怎会,曹家与我之间本有旧恨在……”

“好,我认。”我打断了他的话“我罪该万死,顾将军要打要杀我都认!”

想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但我拼命忍住了“那曹宇打人的时候你跑出来拉他做什么?你站着别动啊!跟满堂文武一起看好戏啊!”

“然儿你冷静些,我绝无此意,况且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辰逸心急如焚,但语气还是平稳的“父亲提到的君清澜关乎宫廷秘闻乃至朝堂之事,你若与她有渊源,是断无可能若无其事,轻轻揭过的。”

“如今,官家与端亲王已经有所察觉,又敲打父亲必须查清此事,父亲才因此动怒。然儿,这件事是不能瞒着的,无论你想做什么,都请你先告知父亲一声罢。”

“辰逸,不管你查到了什么,也不管你父亲和你信我与否,我真的什么也说不出来。”我叹气道“实话告诉你,我丢掉了很多我过去的记忆,我记得清澜夫人,记得她身边的陈嬷嬷,但一切都是断断续续的,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又或许,我本就没有打算做什么。”

“丢掉了很多记忆,不过看你这光景,也并未尽忘前尘啊?”说话的是顾烨。

“确实,也陆陆续续……想起来了一些。”

“不过这个称呼……看来的确是君清澜的人了。”顾烨面色阴沉的走上前来“你的失忆真假不知,我亦不在意。”

“但你若真有所图,等你恢复记忆,做出来的定是为祸朝纲,令人除之后快之事!”

“国公爷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君清澜便是此等妖妇!”顾烨吼道“此人心胸狭隘,有仇必报,你若是效力于她,定是狼狈为奸之徒!”

“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做!”我顶了回去“国公爷是想为了或许根本不存在的事将我斩草除根吗?”

顾烨冷哼一声“未雨绸缪以绝后患,未尝不可!”

“父亲!”辰逸见顾烨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当下面向顾烨跪下了“父亲三思,冰然她救过孩儿性命,而且若无她与她的朋友,只怕吾等是否全部战死沙场都未可知啊!”

“顾四郎,你是抬出这件事来跟你的父亲叫板吗?”

“四郎不敢……但是父亲,我顾家,不可行此不仁不义之事啊!”辰逸这一番劝说着实辛苦。

顾烨怒发冲冠“不仁不义?我看你是昏了头了才会口不择言!顾四郎,你今晚就给我去跪祠堂,看着顾家先祖的牌位好好想想自己是谁!”

“父亲息怒!”其他几位公子见状也急了,纷纷跪地求情。

我气极了。

他跟我在这吵成两只乌眼鸡没有关系,我和他说到底也算外人;

他想灭我的口永绝后患我也无所谓,比起他守了多年的华国疆土和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李氏皇族,我与顾家的这点交集在他心里微不足道。

但他让辰逸跪祠堂,却将这件事变成了顾家自家的家事,外人都不好置喙。

我不知道这个英国公是在把气往自家儿子身上撒,还是借着惩罚儿子给我施压。

“国公爷,您想杀我,动手就是;您对我有意见,也不用藏着掖着。”我觉得我的嗓子有点哑“但这和辰逸有什么关系,值得您对他大动肝火?”

“说的轻巧啊,”顾烨冷笑一声“我这儿子对你是何心意,你心知肚明吧。”

“我要拿你,他却要护你。沈姑娘还不知道,他因为你背着我压下了多少事!”

我望向辰逸,他直直跪在顾烨面前,眉头紧锁。

顾烨也同时看向他,说出口的却是极其残忍决绝的字句“轻易便受妖女蛊惑还执迷不悟,实在枉为顾家儿郎!”

辰逸神色大变,难以置信地痛苦道“父亲,一切皆是四郎之过,听凭父亲责罚。但孩儿相信冰然的为人,只求父亲对她网开一面罢!”

顾辰达立即道“父亲若定要责罚四哥,便让五郎一起承担!”

顾辰遂也接口道“还有我六郎。”

顾辰遥道“还有我,我不敢反对您的决定,但兄弟手足总该患难与共。”

顾烨扫了顾辰逍一眼“你呢?”

顾辰逍顿了顿,道“父亲勿气坏了身子,但四弟并非有心忤逆您,况且如今军里也离不开他,求父亲放他一马。”

“好,你们兄弟同心!”顾烨见众郎如此,又是欣慰又是恼怒“若顾家因她被拉进火坑,是你们如今一跪一求就能解决的了的吗?”

“你们不怕事不惧死,那为何不能想想你们的娘,想想你们的妻子和姐妹!”

此话一出,跪着的一群人都哑口无言。

“顾四郎,有些事就是不可感情用事的,你今天就给我早做决断!”顾烨冷酷地道“要么,就把你的名字从顾家家谱上除名,带着这个女人滚蛋;”

“要么,你就亲自把她交给端亲王发落,或者干脆些亲手杀了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