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程氏有娇娇

第十七章 七夕遇袭

程氏有娇娇 雨泼千黛 3752 2020-05-03 11:16

  

  唉……

程冬冬越想心越乱,做人怎么这么难呢?她连自己的心思都猜不准,还要去想这种大道理,这不是难为他吗?

而且啊,今后到底要怎么办啊?

程冬冬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总觉得好像谁都不需要她。

正发着愁,程冬冬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回身看去,就见到了一位年轻公子,其身姿欣长,身着一袭月白长袍,似一尾清竹,不染尘世,却不清冷,反倒如玉一般温润,正是宁鹄。

不过平时总是处事不惊的宁鹄,此时却衣衫凌乱,呼吸也有些急促,在看见程冬冬之后,便连忙快步向她这边走了过来。

看着有些狼狈的宁鹄,程冬冬以为他是因为在找自己,下意识地就垂下了头,双手搅在一起,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宁鹄见此,脚步一缓,长呼了一口气,平复了气息后,走到程冬冬身前蹲了下来,轻声问道:“怎么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好像把程冬冬所有的委屈和不开心都给激了出来,顿时便红了眼眶,泪如泉涌一般,大颗大颗地砸在了手背上。

程冬冬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本想开口解释,可话都堵在了喉咙里,一张嘴,反倒哭的更厉害了。

宁鹄看着突然就哭了的程冬冬,错愕了一瞬之后,目光便柔和了下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程冬冬身旁毫不避讳地坐了下来,就这么静静地陪着她。

哭了好一阵之后,程冬冬才渐渐收住了眼泪,她也没有随身带手帕、汗巾的习惯,此时也只能用手背和衣袖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又见宁鹄这么柔和地看着自己,她就更不好意思了。

“我……”程冬冬张了张嘴,想解释一下,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宁鹄笑了笑:“我什么都没看见。”

程冬冬看了看宁鹄凌乱的衣衫,不知道他是有多着急,才能把自己挤成这样……这么想着,程冬冬心跳得更快了,连忙暗骂了自己一句自作多情,强行稳定下心绪来。

“你不怪我乱跑?”

“怪你做什么?带你出来,本就是散心的,又怎么成了乱跑了?”宁鹄站起身来,“不过耽搁了这么久,咱们是该走了。”

程冬冬点了点头,也跟着站起身来。

两人刚准备走,却见一位少年模样的公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其人身如玉树,皎若月光,不惹尘埃,若是不看他那一脸的惊慌,倒真让人觉得他是从天上而来的人物。

这人程冬冬也眼熟,这般让人想忘也忘不掉的容颜,除却那叶聆风,还有何许人也?

“叶聆风?”程冬冬看着对方,“你怎么在这儿?”

叶聆风冷不防被人这么一叫,吓了一跳,转头见到程冬冬时,亦是一愣:“太子妃?”

而后目光再一转,叶聆风就看见了宁鹄,连忙躬身:“太子殿下!”

“不必多礼。”

“谢太子殿下。”叶聆风起身,瞄了一眼宁鹄,迟疑着开口道,“太子殿下,您的护卫在那边跟人打架,一点都不顾及场合,差点还伤了行人,您要不,过去管管?”

程冬冬听着这话,心头觉得有些奇怪,好端端的,宁鹄的护卫怎会无缘无故,在外跟别人打架?

宁鹄闻言,目光却是一冷,可当他刚要有所动作时,却听得一阵破风之声乍然响起,目光一抬,便见一柄飞刀划破夜色,直冲宁鹄而来。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不知从何处闪现,落在宁鹄身前,而后众人只听得一声金属相交的脆响,直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定睛看去,便见宁鹄身前站着一位玄衣男子,其面容冷峻,手持一把寒光凛凛的长刀,更为其添了几分冷酷。

“恩公!”

叶聆风见到玄衣男子,惊叫了一声。

玄衣男子却不为所动,只是面无表情地警惕着四周。

叶聆风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似乎无意间撞见了一场刺杀,当下又是一声惊叫,连忙抬脚,想要跑到玄衣男子身边去,却在被对方瞟了一眼之后,生生止住脚步,乖乖待在了原地,不敢动弹。

宁鹄脸上却是没有什么惊慌之色,反倒向前了一步,侧身将一脸懵的程冬冬护在了身后。

几人就这样站在原地,四周不知何时变得很是寂静,若不是远处还有鼎沸的人声传来,差点就让人以为这是什么郊外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叶聆风最先站不住了,偷偷地挪了挪脚,心想着不让他靠近,那他走远点总可以了吧?

可当叶聆风刚挪完一只脚时,又是一阵破风声突然响起,不过这次的目标不是宁鹄,而是想要溜走的叶聆风。那飞刀速度极快,叶聆风根本来不及闪避,可让他很是伤心的是,他的恩公根本没打算理他,反而在飞刀出现的那一瞬间,猛然向某一处黑暗掠去,似是找到了刺客的所在。

“哎呀!”

一声惨叫响起,却是来自叶聆风。他没有被一刀毙命,只是膝盖很疼,摔在地上的屁股也很疼,但除此之外,他什么事都没有,那柄飞刀停在了离他的脸不到一拳的地方,刀刃在灯光下闪着异样的光芒,似是淬有剧毒。

看着这柄飞刀,叶聆风整个人都傻了,一想到自己的小命差点就交代在这里,他差点就哭了出来,早知道就不出来了!

程冬冬的目光在宁鹄和叶聆风之间来回摇摆,她一面想去帮叶聆风,一面又担心自己的小命,可想了想之后,她还是觉得小命更重要……其实这也不难选。

说起来,程冬冬也有些疑惑,叶聆风刚刚就好像是突然摔倒的,他面前并没有任何障碍物,只是膝盖忽然一弯,然后他就摔倒了,这平地摔来得这么及时的嘛?

而这个问题,正在从惊吓当中回过神来的叶聆风也在考虑,他刚刚是膝盖突然一疼,像是被什么打中了一样,这才摔倒的。

难道,是恩公又救了我?

叶聆风这么想着,面前突然一黑,似乎有什么人把光给挡住了。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是一位少女,生的明眸皓齿,清丽脱俗,见叶聆风看向自己,眉眼一弯,在脸上绽放出一抹明媚的笑容,让人一见便心生愉悦,平白多了几分好感。

只见对方朱唇微启,如银铃一般的清音在他耳边响起。

“没事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