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有一个聚宝盆

第七百五十章 成交

我有一个聚宝盆 感叹号 5771 2020-05-03 11:16

  

  等欧阳倩倩再一次恢复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开始审讯的48小时之后了。

也就是两天两夜。

她有些迷离的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一些零碎的片段在她的脑海中回荡着,她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绵长的梦。

在这个梦里面,她眼前反反复复出现一个人影,这个人也就是刘浪。

但恐怖的是,刘浪似乎一直在折磨她,一直问她问题,而她竟会情不自禁的把所有的秘密都讲出来。

吐真剂。

这是欧阳倩倩唯一能想到的东西,但那东西非常珍贵,欧阳世家的旁系资源分布的非常不均匀,他那点吐真剂还是从欧阳浩天的研究室里面搞出来的,还只有那么一小点,而那一点还都给刘浪用了。

可欧阳倩倩想不明白,刘浪是怎么对她用了那么多次吐真剂的,她甚至已经想不起来刘浪对自己的审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而自己这种迷离的状态,就很像吐真剂摄入过量而产生的副作用。

这时,房门似乎被打开了。

这是一间暗房,而随着房门被打开,一缕光也透了进来。

欧阳倩倩勉为其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走进来那人是刘浪的时候,她的身子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她看刘浪,就好像看着一个魔鬼。

而这正是刘浪想要达到的效果,如此一来,欧阳倩倩才会老实,不然这女人迟早还会给自己来各种意外的‘惊喜’。

这算是虐待吗?在刘浪看来不算,正常的审讯路数罢了,如果是自己中招的话,欧阳倩倩也会这么对他的。

“醒了?”

刘浪慢慢走上来,娴熟的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欧阳倩倩的窗前。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欧阳倩倩恐惧的问道。

刘浪笑了笑,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只是说:“这两天我们相处的十分愉快,欧阳小姐,你这个吐真剂的效果不错嘛,欧阳小姐这两天的话,可是有点多呢。”

“你……全都知道了?”

这下子,欧阳倩倩的脸色变的愈发惊恐了,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全靠脑子里的那些秘密和计谋或者,但现在,刘浪却把她脑子里的东西,全都一点一点的问出来了

一个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资本,就会变的恐惧。

而刘浪依旧是笑了笑,随后脸色渐渐平缓下来。

“知道了,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去消化,欧阳小姐的脑子里可有不少好东西,但欧阳小姐做的事,却有点让人失望啊。”

“失望?”

欧阳倩倩不知道刘浪说的是什么意思,反问道:“我都已经这样了,还嘲讽我,有意义吗?”

“你怎么就知道我在嘲讽你呢?”刘浪也反问道:“为什么不能是感到惋惜?”

“惋惜?”欧阳倩倩楞了一下,随后道:“呵,你就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现在这副样子,你是最开心的吧?你在超管办和天神组之前,把我知道的全都挖出来了。”

这一次,刘浪摇了摇头。

“倒也不是,你觉得天神组和超管办想知道的事有多少是不知道的,他们抓你,但对你脑子里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他们感兴趣的,可能是那些已经被摧毁的硬盘。”

“你难道不对那些东西感兴趣吗?”欧阳倩倩反问:“毁掉了那些硬盘,你什么都没有得到。”

“不,你错了,相反,我什么都得到了,甚至还得到了你。”

欧阳倩倩不知道刘浪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得到了她?难道这人还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不成?

在经历了这些过后,不然倩倩已经不再那么敏感了,她对刘浪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持接受的态度。

没办法,现在她的一切,都攥在刘浪手中。

至于什么有什么办法?

对不起,没有。

欧阳倩倩在刘浪面前赖以生存的那些秘密被挖掘出来过后,她对刘浪而言,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可以说现在的欧阳倩倩不管是死是活,或是落到谁的受中华,都跟刘浪一点关系都没。

甚至还可以说,刘浪让欧阳倩倩活着,就是一种仁慈。

而现在,欧阳倩倩感受到了这股仁慈。

见欧阳倩倩没有再多嘴,刘浪笑了笑,接着问:“现在呢?你想怎么活下去?”

“你什么意思?”欧阳倩倩再一次感到自己的人格被侮辱了,但没用,她能怎么办呢?她输了,输了的人没有资格打抱不平。

“就是你准备选一个怎样的活法。”刘浪解释说:“我现在可以放你走。”

“为什么?”

欧阳倩倩有些感到匪夷所思的望着刘浪。

“诶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被迫害上瘾症啊?”刘浪无奈的看着欧阳倩倩的,不过这股无奈只是他佯装出来的,随后他便说:“我给你一个选择,只要你告诉我你和谢渊之间的关系,我就放你走,然后你可以选择你想要的生活,不过我不会帮你,你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刘浪还不忘提醒道:“可以给你几个小建议,从你跟我交代的那些来看,你可以选择去找谢渊,不过我不知道你和谢渊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去找他到底是牢底坐穿还是能够风风光光的活着,那就无人得知了,另外你也可以去找你叔叔欧阳浩天合作,不过到底是被欧阳浩天压榨,还是你可以时来运转,嗯……赌一赌吧,说不定单车变跑车呢?”

刘浪这话贱极了,就等于在告诉欧阳倩倩,我可以放你走,但你看看你的这些退路,有哪条可以走呢?

欧阳倩倩自然明白刘浪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她又能做些什么呢?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人宰割。

“你根本就没打算放我走。”欧阳倩倩说。

刘浪笑了笑,辩称:“嘿,欧阳小姐,你可不能这么凭空辱我清白,我这人还是很讲道理的,只是再讲道理,咱也要看清眼前的事实,你说是不?”

刘浪已经把所有的路都给摆明了,欧阳倩倩除了选择之外,别无他法,甚至她知道刘浪在赶她走,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走。

在所有的秘密都被刘浪知道之后,欧阳倩倩无比的清楚,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刘浪一个人可以保她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其他所有的路,可以走是可以走,但都走不好,走不通。

那现在摆在欧阳倩倩面前的,除了低声下气的求助于刘浪,还能做什么呢?

这盘棋,她彻底的下输了。

“好吧,我说。”

这已经不是欧阳倩倩第1次说这句话了。

“谢渊这个人确实挺两面三刀的,据我所知,上面知道他有不轨之心,但他还有可利用的价值,而他跟我叔叔在背地里其实搞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我真不知道,而在我叔叔出逃过后,他联系过我,想要我提供我在我叔叔那里偷来的资料,但我拒绝了,就这些。”

说完之后,欧阳倩倩才问刘浪:“为什么还要再问我一次?之前审讯的时候,你有机会把所有东西都给问出来的。”

刘浪笑了笑,就像是得逞了一样。

“其实我问过了。”刘浪说:“只是测试一下,在没有吐真剂影响的情况下,你会不会老老实实的跟我说实话罢了。”

在得到的答案跟之前得到的一样过后,刘浪站起身。

“现在你可以走了,我还你自由。”

原本这句话是解脱,但对于欧阳倩倩来说,却是巨大的枷锁。

她有些自讽的笑着问刘浪:“像这样有意义吗?你知道我离开你根本就没法活。”

这不是在调情,这是肆无忌惮的嘲讽与自讽。

“人是可以活的,没有谁会离开谁就活不了了,何苦把自己说的这么廉价呢?”刘浪反问:“如果真是离开我就没法活,那是不是你的贪心还是没完全消除呢?你还在贪人上人的生活,可这个世界七十多亿人,你已经很幸运了。”

刘浪就是故意这么说的,他无所谓欧阳倩倩留不留在自己身边,如果留的话,他还会担心欧阳倩倩会不会在使诈呢。

所以现在的欧阳倩倩对他来说其实就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别说了。”

欧阳倩倩打断了刘浪的话:“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还可以和欧阳世家的人联系,如果你愿意保我的话,未来10年,我都会留在你身边,尽力的辅助你,10年之后,你还我真正的自由,以及我想要的东西。”

“你啊,还是太贪。”刘浪摇了摇头。

今年欧阳倩倩才20多岁,10年之后已经30多了,30多岁的女人才刚刚活出个头来。

刘浪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该答应,说实话,欧阳倩倩的条件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甚至还不如云秋白。

但直到欧阳倩倩说:“另外,我可以把我这一系的轮回石,交给你。”

“成交。”

刘浪也不磨叽,既然有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可以一试。

反正他身边也有不少之前曾和自己做对的人,敌人的武器就是自己的武器,敌人或许有一天会成为自己人。

现实就是这么搞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